首 页 要闻 聚视频 特别策划 委员会客厅 微光 欣视角 主播一分钟 直播

首页>视 频>原创

我是党员| 女儿回忆陈爱莲:她和舞蹈谈了一辈子恋爱

2021年06月30日 09:00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5月21日,北京市爱莲舞蹈学校(简称爱莲舞校),孩子们正在认真地排练。今天记者来到这里,约见了陈爱莲先生的女儿、爱莲舞校校长陈妤。

看一看日子,记者惊讶地发现,这一天距离陈爱莲先生离开我们,已经整整6个月。

走进校园大门,教学楼的LED屏幕上“传承爱莲精神,守护精神家园”这句话十分醒目。斯人已逝,但看到“爱莲”两个字依然让记者不禁想起了陈爱莲在舞台上婀娜多姿的身影——她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舞蹈艺术。

正在沉思之时,练功房传来了舞蹈老师的口令:“好,再坚持五秒!要找到一种手臂在向外延伸的感觉……”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得姑娘们脸颊上的汗珠闪闪发亮。

“东方舞蹈女神”的可怕

采访最终被安排在了一间排练室进行,当记者快要走到门口时,陈妤校长微笑着迎了出来。一袭黑色的长裙,一对颇具少数民族特色的耳环,不知是因为常年习舞还是遗传因素,已是中年的她身上依然散发着满满的少女感。

陈爱莲是新中国第一代舞蹈家,她为观众奉献了无数的经典剧目,正如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所说,“舞蹈界公认陈爱莲是美丽的化身”,也正因为如此,陈爱莲被誉为“东方舞蹈女神”。

陈妤非常爱自己的妈妈,可在访谈中她也坦陈自己从未被妈妈娇生惯养。在她眼中,妈妈对自己的要求是严苛的,甚至会觉得她有些可怕。“我自己觉着已经做得很好了,别人也说我做得不错了,可到了她那,她总会说‘你还不行,你还差得远’。”陈妤回忆说,练功的时候,别人家的孩子腿抬到90度就可以了,对她来说就不可以。比如小跳,完成基础训练人家跳32个就可以了,她最起码也得跳64个,至少多一倍。

照片 陈妤03

“妈妈和我说,她对我的爱是大爱。”小的时候,因为逆反心理,陈妤根本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慢慢长大了,她才逐渐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

1995年,二十多岁的陈妤因为不理解母亲为什么总是看不到自己的闪光点而总看到自己的不足,想过放弃舞蹈这个梦想。陈妤说,“我当时想的就是:我不想跳舞,我也可以不跳舞,我为什么非要跳舞?”

作为母亲的陈爱莲及时发现了女儿思想上的变化,和她交流谈心,“我是党和国家培养的,没有党和国家,就没有我现在的艺术成就。我想把我一生所学留下来,所以我要办一个学校,教更多的学生,把他们培养成才。”在谈话中陈爱莲希望陈妤好好练习舞蹈,将她的这份事业传承下去。

1996年,陈爱莲在复排传统文化大型舞剧《红楼梦》时把陈妤一直带在身边,一边排练一边教女儿。不知是耳濡目染的原因,还是舞蹈基因的觉醒,最终陈妤凭借出色的表现获得了该剧二组的林黛玉这个角色,也让母亲陈爱莲对女儿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照片 陈妤02

与其说一次谈心改变了陈妤,不如说陈妤真正读懂了妈妈的大爱。

除了舞蹈,她还执着于另一件大事

从10多岁登台表演,陈爱莲就把毕生献给了中国的舞蹈艺术。甚至到了80岁高龄,陈爱莲先生还在舞台上演出全本《红楼梦》。用陈爱莲先生自己的话说“我跟舞蹈谈了一辈子的恋爱,我在最不快乐和我最快乐的时候,我都会进到我的排练厅里去练功、去跳舞,这是我人生最大的满足。”

如果说有什么能让这位耄耋老人更为执着的事情,那就是加入中国共产党。早在20世纪50年代,陈爱莲就递交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但由于种种原因,她的愿望几十年未能如愿。然而她初心不改,即使在动乱年代被下放农村劳动,她仍然多次提出入党申请。

直到2019年,陈爱莲成为了一名预备党员,跨越半个多世纪的执着坚持,她如愿以偿。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已经是致公党中央委员的陈爱莲,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加入中国共产党呢?

作为女儿,陈妤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母亲是个孤儿,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国家把她从上海的孤儿院挑选出来,作为新中国第一代舞蹈演员去培养。在18岁的时候她就成为了中国古典舞第一人,当时代表国家去参加了世界青年舞蹈大赛,一举获得了4枚金质奖章。有了共产党才有了新中国,有了党和国家的培养,才有了她的今天。所以她才如此坚定地想加入中国共产党。”

照片 陈妤01

陈爱莲对艺术的追求影响了陈妤,对于信仰的执着更是引领着陈妤。

在结束采访的两周后,陈妤高兴地告诉记者:“我已经拿到了‘入党发展对象培训’结业证书了,离理想又进了一步!”


*陈爱莲,新中国第一代舞蹈家,中国舞蹈家协会原副主席,第六、七、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


*陈妤,北京市爱莲舞蹈学校校长,北京市大兴区第三届政协委员


策划:李木元

主持、文字:易欣

摄像:宋宝刚  赖仁杰

视频:赖仁杰


编辑:赖仁杰

关键词:爱莲 陈爱 陈妤 舞蹈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