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资讯 博物志 市场 鉴赏 人物 古玩

首页>收藏>资讯

汝窑二三事

——兼说一件刀刃型三叉支钉

2021年11月15日 09:45  |  来源:中国文化报
分享到: 
张习武

各型汝窑支钉,从左至右依次为:垫圈型支钉、三叉型支钉、刀刃型三叉支钉

汝窑刀刃型三叉支钉与小件器之

圈足支烧方法

北宋之期,文化经济繁荣,中国瓷器工艺出现第一次高峰,世间所称“汝、定、官、哥、钧”五大名窑是这一时期瓷业的代表性窑口。五大名窑之中,尤以汝窑最受世人推崇。宋人叶寘《坦斋笔衡》有言:“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可见,汝窑排名第一。因此,汝窑瓷器不仅令宋朝徽宗、清代乾隆等为代表的风雅皇帝钟爱无比,也让历代藏家视为珍璧。

南宋人周辉《清波杂志》有言:“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末为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周辉著《清波杂志》一书时,北宋南迁的时间大约60年,时间不算太长,但此时汝窑瓷器已成珍品,致使周辉发出了“近尤难得”的感叹。

比周辉晚出百年的另一位南宋周姓学人周密著有《武林旧事》,书中记道:绍兴二十一年(公元1151年)十月,宋高宗幸清河郡王张俊府第,张俊一次性向高宗进奉汝窑器15件。张俊当时领太傅、宰相、郡王衔,他为博得皇上欢心献汝窑器,足见汝瓷非等闲之物。

到了明代,汝窑器更成稀世珍品。明人张谦德著《瓶花谱》说:“窑则柴、汝最贵,而世绝无之。”大收藏家项元汴《历代名瓷图谱》记录:当时一黄姓锦衣卫头目从莫指挥使家购得一“宋汝窑蕉叶雷文觚”,花了150两黄金。《红楼梦》第三回写王夫人屋中陈设:“右边几上汝窑美人觚,觚内插着时鲜花卉”,这里的“美人觚”应该就是项氏《历代名瓷图谱》所记的一类。至于曹雪芹书中所称“汝窑美人觚”是不是项氏所记的那件“宋汝窑蕉叶雷文觚”,考辨无据,或未可知。

清代乾隆皇帝喜爱汝瓷几近痴迷,为宫中汝窑精品题诗十五首,位列他瓷器诗之首。如今,汝窑器更是价值连城。2017年,一件汝窑天青釉洗拍卖价近3亿港元。

汝窑为珍,原因殊多。除了像宋徽宗、乾隆这样的风雅皇帝助推外,还有就是如南宋周辉所言汝窑器“内有玛瑙末为釉”,表明汝窑器的原始基因较其他窑器高贵,这是其一。其二,陆游《老学庵笔记》所言:“故都时,定器不入禁中,惟用汝器,以定器有芒也。”叶寘《坦斋笔衡》说:“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这两断史料证明:汝窑器因为通体施满釉在功能上比定窑的芒口不施釉更加美观,更具使用价值。其三,汝窑以天青色为主,“形容为雨过天晴云破处”,色彩淡雅平静,符合以宋徽宗等人为代表的北宋文人追求自然、崇尚道家“天人合一”的意识形态。此外,汝窑还有造型优美、土脉滋媚、汁水莹厚等诸多优势。

前述已及,汝窑较之定窑的最大特点是解决了“芒口不堪用”的问题。明代高濂在《遵生八笺》中写道:“汝窑余尝见之,其色卵白,汁水莹厚如堆脂然,汁中棕眼隐若蟹爪,底有芝麻花细小挣钉。”汝窑传世器物及近年考古发掘出土的大量汝窑器标本都证明《遵生八笺》所言不妄。

瓷器的支钉烧造法,不一定起源于汝窑。目前所见更早一些有支钉烧制技术的窑口还有越窑、耀州窑、巩县窑等。但是,这些更早使用支钉烧造法的窑口在支钉烧制技术上与北宋汝窑无法相比。这些窑口的支钉痕通常较大而密布满器物内底或外底,与汝窑相比不属同一技术类型。而汝窑的支钉烧造则只在器之底上布三五七(也有四六)个芝麻样细小支钉,这些支钉相对均匀地分布开来,十分小巧可人,观之不觉丝毫累赘,为其他窑口支钉无法比拟。

查汝窑出土支钉大体有三类:一是三叉型支钉,三个支钉分布在三叉型器的顶部。二是垫圈型支钉,支钉三五七或四六分布于垫圈状圆周上。三是垫饼型支钉,支钉分布于饼型器座上。上述三类支钉都较好地解决了支钉的结构稳定问题,为器物出窑时敲去支钉后在器物底部留下芝麻样微小痕迹提供了可能。汝窑瓷的大部分器物应当是由这三类支钉烧制成的。当然,一些较大型的器物本身不宜由支钉法烧造,而只能用垫饼、垫圈、匣钵等其他窑具辅烧。

特别值得研究和重视的另一类汝窑支钉尚未被考古发掘材料所公布。这类支钉目前只见个例,据传由收藏人早年采集于汝窑遗址周边。支钉的形状为三叉型,与一般三叉型支钉不同的是:此类支钉呈刀刃状,刃部薄如纸羽,在刃部之靠顶部位分别遗留有天青色的滴釉,滴釉痕迹并不均匀,显然为自然流淌,更在刃部之流釉处有敲开支烧器物后遗留之明显疤痕。将此支钉之刃部与一汝窑残器——花口小炉之圈足相置一起,正好稳稳地将残炉托起,恰当妥帖到添一无逢的程度。由此,我们终于明白:汝窑小件器物圈足上的细小支钉痕悉由“刀刃型三叉支钉”所为。

在此类支钉发现之前,我们无法知悉汝窑小件器物的支烧方法。出土与流散的部分汝窑小件器物凡圈足部留支钉痕的,支钉痕通常为三枚。这些圈足上的支钉痕较之器物底面上的支痕更加微小,有时细如丝线,小如娥眉,突显了汝窑窑工过硬的支钉技术。

或许是由于此类支钉器具尚未被发现,导致有考古学者断言:“凡支钉在圈足上的小件器物均为汝官窑产品。”今见此样支钉方知物有本末,事有原委,以支钉在不在圈足上臆断官窑民窑失之实据。

金人南侵以后,北方战乱频发,大批窑工被迫渡江南迁,江南窑事再起。南宋朝庭在杭州附近专设修内司、郊坛下官窑,仿北宋汝窑烧造青釉瓷器。另有哥窑、龙泉窑、景德镇窑异军突起。但是,南方诸窑口极尽能事翻制的青釉瓷器始终无法与北宋汝窑相比肩。最令后人费解的是:汝窑的芝麻样支钉技术成为南方诸窑口工匠难以逾越的鸿沟,无法模其实质。无论是修内司官窑抑或是龙泉诸窑,其支烧痕迹都十分粗粝,远无汝窑支钉痕的细小沉幽、恰到好处。于是明代王世懋叹而言曰:“宋时窑器以汝州为第一。”徐渭说:“花是扬州种,瓶是汝州瓶。”


编辑:陈姝延

关键词:汝窑 支钉 窑器物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

相关新闻